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不是心理學

January 14, 2007

其實﹐我想談的不是什麼是心理學﹐而是什麼不是心理學 。 心理學和佛教一樣﹐常常讓人誤解﹕你不能說大家不明白﹐但當中的一些誤解實在太普遍且根深蒂固了﹐普遍且根深蒂固得大家寧可相信那些誤解才是真正的心理學﹐結果﹐本來你讀的是一門很 scientific 的學問﹐到頭來﹐卻被當作玄學看待 。 朋友聽說我修讀心理學﹐普遍上﹐都會不謀而合地作出一系列經典的反應﹕眼鏡睜得大大的﹐好像變成望遠鏡﹔嘴巴大得好像要活生生把你吞下﹔一些誇張派的演員甚至會踉蹌地倒退兩步﹐然後用那種三姑六婆發現自己女兒未婚懷孕的高八度聲音說﹕“心理學﹖﹗﹗看來我的離開你遠一點﹐否則﹐你一定看穿我的心﹗” 。 然後﹐好像得了什麼笑話比賽冠軍似的﹐得意的笑﹐卻沒發現一隻烏鴉正慢慢飛過我頭頂﹗<{=… … 朋友﹐不好笑﹐好不好﹖這種火星人的幽默﹐我已經領教過好幾次﹔就算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也不覺得好笑﹐更何況是歷經百戰千回之後的今天 。 沒錯﹐這就是大家對心理學家的刻板印象之一 — 吉普賽女郎﹗恕我愚昧﹐我真的不曉得這種刻板印象源自何處﹐但大家總會把你當作那種躲在昏暗﹑彌漫著薰衣草或什麼亂七八糟的 LB 香精的帳篷﹐身穿七彩繽紛長袍﹐頭裹藍天配星星月亮頭巾的吉普賽算命女郎 。而那該死的心理學﹐就象那擺在帳篷正中央的水晶球或塔羅牌﹐可以看穿你的過去﹑現在﹑未來 。 當然﹐這說法有點一廂情願﹐因為我也許沒有那麼高檔﹐只配看作在夜市擺攤的江湖郎中﹗ 沒錯﹐心理學家確實可以用一些技巧引導某某某說出內心感覺﹐或憑某某某的肢體語言分析他的內心世界﹐但這需要時間﹔而且﹐也不是每個支派的心理學家都有這種 “超能力” 。這事要解釋可以很長篇闊論﹐這裡只能蜻蜓點水﹐簡單帶過 。 刻板印象二﹕心理學家 (Psychologist) = 精神病學家 (Psychiatrist) = 臨床心理學家 (Clinical Psychologist) = 整天和瘋人為伍的怪傢伙 。其實﹐精神病學和臨床心理學只是眾多心理學支派當中的其中一支 。我修讀的發展心理學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和阿福仔修讀的輔導 (Counselling) 是另兩種 。而且我們的主要 “客戶” 也不盡相同﹕所謂的 “神經病﹗” 算前前兩者的範圍﹔阿福仔著重與應付生活有問題的普羅大眾﹐比方說自殺﹑面對家暴﹑絕症病患或諸如此類的﹔而我比較窩囊﹐只敢面對正常人﹐所以選了發展心理學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認知心理學 (Cognition)﹑人格心理學 (Personality)﹑社會心理學 (Social Psychology)﹑工業心理學 (IO)﹑教育心理學 (Educational Psycholog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