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其他’ Category

自信和自負都是自豪的表現

July 26, 2007

近日,英国哥伦比亚大学心理系副教授杰西卡和心理学教授理查德·罗宾斯对于“自豪”这一心理现象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自豪”是人类普遍具有的情感,而且有两种不同的表现,即自信和自负。 两位研究者认为,“自豪”是一种跨文化的现象,即使是身处偏远部落的人们也拥有这种感觉。他们对40名来自于非洲某部落的人进行了研究。他们都没有接触过西方文化,不认识布什、汤姆·克鲁斯,更不认识迈克尔·乔丹。但是,他们却能够从一堆表示情感的照片中,识别出哪个表示“自豪”。实际上,对“自豪”的敏感仅次于“高兴”和“惊讶”,并且,在2岁半到3岁的儿童身上就已经能表现出“自豪”这种情感了。 研究者通过研究发现,“自豪”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当的自豪”,又称为“自信”;而另一种是“傲慢的自豪”,又称为“自负”。感到“自信”的人们,通常性格比较外向而且尽职尽责;然而那些感到“自负”的人们,则更倾向于自恋,而且他们往往把成功归于先天的能力,而不是后天个人的努力。他们调查了110名心理学系的大学生,让学生完成5项人格测试,发现“自信”项目得分高的学生,同时也表现出较强的自尊,而“自负”项目得分高的学生,则表现出自恋和容易感到羞耻。 适度的“自豪”会推动和激励我们寻求知识、追求个人目标。同时,“自豪”还会影响我们的人际交往,让我们在社会上拥有一席之地。 http://health.people.com.cn/GB/14740/21471/5945198.html

測謊新招 — 倒叙事實辯真偽

July 15, 2007

英国大学心理学家近日通过研究找到了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在说谎的最有效方法,即让他倒着说一遍。 据《泰晤士报》6月7日报道,英国朴次茅斯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识破谎言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嫌疑人按照时间由近及远的顺序把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在这项耗资13.6万英镑的研究项目中,研究人员证实,人编造谎言比说真话需要耗费更多的脑力。让犯罪嫌疑人将交代的“事实”按照倒叙的方式重复一遍,说谎者会显得非常紧张且错误百出。 传统的测谎研究中,警方能通过嫌疑人的部分外在表现来判断是否在说谎,如说谎者会在椅子上坐立不安,说话结结巴巴以及不敢正视调查人员目光等。然而,惯犯们逐渐掌握了应对警方的方法,所以传统的测谎方式渐渐失效。而倒叙事件的方式增加了说谎者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让狐狸尾巴显出原形。 研究人员维杰指出:“说谎时需要人耗费更多的脑力劳动。但在传统的测谎过程中,说谎者不一定会显得紧张。而在倒叙事件的过程中,说谎者和说真话的人表现出的状态就明显不同了。和说真话的人不一样,说谎者在叙述时会严格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所以一旦让他们倒叙,他们就有些束手无策了。” 蒋黎黎 @ http://tech.tom.com/2007-06-08/06NF/29684454.html

無辜者為什麼會坦承罪行

July 7, 2007

刑事司法的实践表明:几乎每一个冤案背后都有一个无辜者“真实”的自白。既然无辜,哪来自白?难道那些“坦承罪行”的无辜者就不知道他的谎言非但不能给他带来好处,反倒可让他锒铛入狱甚或命丧黄泉吗?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心理机制下让他们无视将来的刑处而自陷于罪呢? 日本心理学家浜田寿美男的《自白的心理学》,为我们揭示了无辜者陷入自白的心理机制。审讯是一个具有巨大压力的磁场,它蕴涵着把嫌疑人吸引到有罪方向的强大力量,尤其是在警察先入为主地认定嫌疑人就是“罪犯”的心理的支配下,它的力量就变得格外的强大。 作者认为,这种压力首先来自于与日常生活隔绝所造成的心理失衡。其次,长时间丧失自己的自由,就连进餐、排泄、睡眠等基本生活都在他人的管理下的痛苦,也是常人无法想像的。再次,在持续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被人责备罪行,甚至被痛骂成禽兽不如的情境下,其给心理所带来的创伤往往比得上身体上的暴力。此外,审讯员还会经常抖出与犯罪无关但是却使人感到罪责感的其他私事,更是令人难以忍受。嫌疑人一方面对未来没有预期,看不见痛苦会持续到什么时候,继续辩解也没有辩明无辜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审讯员还不时地鼓吹“自白有利论”,这就会使嫌疑人陷入一种天平式的错觉中。天平的一端是此刻正在忍受着的痛苦,而天平的另一端则是遥远将来被定罪处罚的可能性。而人们总是回避现在的痛苦,而对将来的不幸却视而不见。再加之无辜者往往对未来的刑罚不具有现实感:他们往往天真的认为,没有做的人即使自白说自己做了,也不能据此处以刑罚。正是在上述诸多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无辜者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罪行”。 该书就此明确地指出:“要取虚假自白并不需要直接的拷问。大部分人只要长时间地停留在这一磁场之中,就都会陷入自白。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谁都有这样的软弱性。” 这本书是以日本刑事司法的现实案例为素材而撰写的,得出的结论是,只要审讯存在,那么导致无辜者自白的磁场就会存在,这是无法消除的。所以,只能尽可能地削弱这个磁场所产生的压力。据此,现代各国都采取了各式各样的措施来加以防范:如讯问时的律师在场权或亲属在场权,允许律师或亲属自由地会见嫌疑人,讯问时进行录音或录像,对违法讯问者施加程序性制裁(排除虚假口供)或实体性制裁(民事赔偿、行政处分或刑事处罚),缩短讯问时间和羁押的时间,对被羁押的嫌疑人施以人道的待遇,等等。这些措施无不在提醒着执法者,对于每一个口供,都要保持一个慎之又慎的态度! 李昌盛 @  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7-06/06/content_6206712.htm

並非每個人都適合開車

July 2, 2007

开车上路,你一定见过不断超车、有空儿就钻的人,或不断催前车快行、一起步就“窜”到车流最前面的人。在心理学中,将具有这些行为倾向的人定性为不适合驾驶的人群。不适合驾驶的人群,驾驶车辆将提高交通事故发生的几率。 有关研究认为,决定一个人是否适合开车除了体格、体力、感官能力、身体内部器官等生理因素外,驾车人还应有健康的心理素质。驾驶适性检测就是针对驾车人的生理与心理进行相应检测。 据福州市机动车驾驶适性检测中心刘主任介绍,驾驶适性是指驾驶员有效、安全驾驶车辆所必备的能力和素质。驾驶适性检测则是依据事故倾向性理论,运用当代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利用先进的科学仪器与设备,从心理与生理等方面检测被测人是否适合驾驶车辆的方法。 驾驶适性检测是一个科学的系统。由于体格、反应等生理因素相比之下较为直观,也较容易检测,基本上已被大多数人接受。但是心理因素的检测较为复杂,必须借助很多先进的仪器。因此,驾车人的心理因素是驾驶适性研究的核心内容。 人的心理现象是通过心理过程和人格两个方面表现出来的。刘主任介绍,心理过程包括认知、情绪情感和意志,它们都要经历发生、发展和结束的不同阶段,持续时间相对较短。人格也叫个性,是一个人区别于他人、能够一贯表现出来、相对稳定、影响人行为模式的心理特征。通过对驾车人动态心理过程的把握,可以指导驾驶人进行自我心理调节,从源头控制交通伤害的发生。 据了解,驾驶适性的心理检测主要检查驾车人的个性倾向性、个性心理特性、动机、性格、感知、思维、观察力、分析、判断能力等内容。那么什么样的人适合驾车,什么样的人不适合驾车呢? 根据驾驶适性检测中对人心理的检查,刘主任向记者总结了几种驾驶倾向,拥有这几种倾向的人不适合开车,反之则适合。 习惯于违章驾车的人不适合开车。一个人习惯于违章,或经常不经意违章,说明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从心理学上来讲,就是缺乏约束自己的能力,从不严格要求自己,随心所欲。这种人驾车的后果是经常到银行交罚款,更重要的是可能会造成剐蹭、翻车、撞车等不该发生的事故。 驾车老想争先的人不适合开车。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人起步就猛加油,恨不得超过所有前车的驾车者。驾车老想争先的人具有争强好胜的性格。严格来说,具有这种性格不一定是坏事,但如果在路上争强好胜,就容易发生事故。这种人更适合在赛道上开赛车,而不是在普通道路上驾车。 驾车时经常与其他交通参与者赌气的人不宜开车。这类人在心理上往往表现出性格暴躁、心胸狭窄的特征。一旦路上的行人或其他运行车辆挡了他的道,或不小心“别”了他一下,这类人感觉会很不如意。他就有可能故意与对方过不去,采用各种手段阻止对方行车,不愿理解他人的实际情况。这样做仍然有可能引起堵车、剐蹭、撞车等事故,或有可能碰到行人,引起纠纷。 另外,刘主任介绍,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做法也可以反映出驾车时的某些倾向。如在走路时不善于主动避让别人的人,这样的人驾车往往也不懂得主动避让,一般会与人争道抢行,引起事故。走路速度过快的人在驾车中往往反应灵敏,驾驶技术不错,但很可能因为太喜欢“快”而酿成事故。生活中不能忍耐的人,从心理学上看,这种人内心相对脆弱,遇到一点小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反映在驾车过程中,就容易与行人或其他车发生摩擦。 在此提醒消费者,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驾车,在您驾车前最好能参加驾驶适性检测,以便有针对性地进行防范。 冯英杰 @ http://www.jndaily.com/auto/2007-06/15/content_198663.htm

敵對情緒越強﹐肺功能下降越厲害

July 1, 2007

美国研究人员观察了4629名年龄在18岁至30岁之间的男女。他们发现,作为一种普遍现象,一个人的个性越是具有攻击性,这个人的肺能力就表现得越差。    研究结果发表在《健康心理学》期刊上。美国马萨诸塞州北安普顿史密斯学院的心理学家贝妮塔·杰克逊博士说:“最近的研究显示,在年龄较大的人当中敌    对情绪越强,预示着他们的肺功能下降得越厉害。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检验敌对情绪是否和肺功能的变化存在关联。 杨孝文 @ http://news.0898.net/2007/06/06/312756.html

不是心理學

January 14, 2007

其實﹐我想談的不是什麼是心理學﹐而是什麼不是心理學 。 心理學和佛教一樣﹐常常讓人誤解﹕你不能說大家不明白﹐但當中的一些誤解實在太普遍且根深蒂固了﹐普遍且根深蒂固得大家寧可相信那些誤解才是真正的心理學﹐結果﹐本來你讀的是一門很 scientific 的學問﹐到頭來﹐卻被當作玄學看待 。 朋友聽說我修讀心理學﹐普遍上﹐都會不謀而合地作出一系列經典的反應﹕眼鏡睜得大大的﹐好像變成望遠鏡﹔嘴巴大得好像要活生生把你吞下﹔一些誇張派的演員甚至會踉蹌地倒退兩步﹐然後用那種三姑六婆發現自己女兒未婚懷孕的高八度聲音說﹕“心理學﹖﹗﹗看來我的離開你遠一點﹐否則﹐你一定看穿我的心﹗” 。 然後﹐好像得了什麼笑話比賽冠軍似的﹐得意的笑﹐卻沒發現一隻烏鴉正慢慢飛過我頭頂﹗<{=… … 朋友﹐不好笑﹐好不好﹖這種火星人的幽默﹐我已經領教過好幾次﹔就算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也不覺得好笑﹐更何況是歷經百戰千回之後的今天 。 沒錯﹐這就是大家對心理學家的刻板印象之一 — 吉普賽女郎﹗恕我愚昧﹐我真的不曉得這種刻板印象源自何處﹐但大家總會把你當作那種躲在昏暗﹑彌漫著薰衣草或什麼亂七八糟的 LB 香精的帳篷﹐身穿七彩繽紛長袍﹐頭裹藍天配星星月亮頭巾的吉普賽算命女郎 。而那該死的心理學﹐就象那擺在帳篷正中央的水晶球或塔羅牌﹐可以看穿你的過去﹑現在﹑未來 。 當然﹐這說法有點一廂情願﹐因為我也許沒有那麼高檔﹐只配看作在夜市擺攤的江湖郎中﹗ 沒錯﹐心理學家確實可以用一些技巧引導某某某說出內心感覺﹐或憑某某某的肢體語言分析他的內心世界﹐但這需要時間﹔而且﹐也不是每個支派的心理學家都有這種 “超能力” 。這事要解釋可以很長篇闊論﹐這裡只能蜻蜓點水﹐簡單帶過 。 刻板印象二﹕心理學家 (Psychologist) = 精神病學家 (Psychiatrist) = 臨床心理學家 (Clinical Psychologist) = 整天和瘋人為伍的怪傢伙 。其實﹐精神病學和臨床心理學只是眾多心理學支派當中的其中一支 。我修讀的發展心理學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和阿福仔修讀的輔導 (Counselling) 是另兩種 。而且我們的主要 “客戶” 也不盡相同﹕所謂的 “神經病﹗” 算前前兩者的範圍﹔阿福仔著重與應付生活有問題的普羅大眾﹐比方說自殺﹑面對家暴﹑絕症病患或諸如此類的﹔而我比較窩囊﹐只敢面對正常人﹐所以選了發展心理學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認知心理學 (Cognition)﹑人格心理學 (Personality)﹑社會心理學 (Social Psychology)﹑工業心理學 (IO)﹑教育心理學 (Educational Psycholog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