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教育’ Category

別讓厭學症騷擾孩子

July 23, 2007

学生厌学症增多,有的孩子一提到上学就感觉浑身难受,出现肚子疼、出汗、失眠等症状,做检查却没有客观指标说明身体有问题。记者从北京同仁医院了解到,近日因为学习问题到临床心理科就诊的学生多了起来,该科门诊量比平日增加了20%。   从心理学角度讲,厌学症是指学生消极对待学习活动的行为反应模式,主要表现为学生对学习认识存在偏差,情感上消极对待学习,行为上主动远离学习。患有厌学症的学生往往对学习失去兴趣、学习目的不明确,甚至恨书、恨老师、恨学校,严重者一提到上学就恶心、头昏、脾气暴躁甚至歇斯底里。可怕的是,就诊学生多是严重的厌学症患者,症状多为“心情郁闷、有睡眠障碍、回避与人打交道,甚至行为失调”。孩子为什么厌学?原因很多,除了孩子自身,家长、学校及老师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学生自身来说,深受应试教育的高压、片面升学率的威逼、心理负担的困扰,根本就享受不到任何学习的乐趣。至于那些学习基础差的所谓“差生”,长时间在社会的偏见、家长的漠视、教师的批评、同学的歧视中度日,生活中无人能关怀、学习上也无人能理解,更是缺乏学习动力,日复一日逐渐形成自己是学不好的“差生”等观念,缺乏必要的信心和勇气,以至于很快就患上了厌学症。 从学校教育来看,陈旧刻板的教材、等级井然的排名、铺天盖地的考试、荒唐的“快慢班”之分,以及教材深、难度大、要求严、标准高,多数学生往往听不懂、学不会、吃不透、不达标。在这里,教育的规律全然得不到体现,极大地打击了学生的自尊和信心。而教师枯燥乏味的讲解,以及不近人情的严苛要求,让学生疲于应付、无力旁顾,更是严重地打击了其学习的兴趣和积极性。在美好理想和严酷现实的强烈撞击中,学习的乐趣自然荡然无存,又焉有不厌学之理? 至于某些望子成龙的家长,在教育孩子方面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急功近利、好胜虚荣、目光短浅,想当然地将孩子良好的成绩当作自己炫耀的资本,却丝毫不去顾及过度的期待,剥夺了孩子自由成长的空间,会对孩子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当然,家长如此这般的作为,是和社会就业观念畸形、惟文凭是举的不和谐局面分不开的。 要解决无孔不入的厌学症,最好办法就是让学生乐于学习、天天向上,让学生以积极的心态找到快乐学习的感觉,进而把学习当作快乐的事业,而非痛苦的累赘。而要实现这些,首先必须做到以下三点。 一是作为学生来说,要调整好心态,要有自信心,要以坚毅的性格、乐观的处世态度为学处世,坚信付出必有收获。二是从学校方面来说,要确立学生的主体地位,要了解学生、研究学生,挖掘学生的“闪光点”,在发现学生潜能的基础上提出合理的要求,激发他们获取成功的愿望。至于教师,要努力增强自身素质、提高上课水平,为学生的学习提供良好的条件和支撑。三是家长也要改变育子观念,要多和孩子沟通交流,要正确估价孩子实力,要注意孩子的性格养成,不给孩子规定不切实际的目标,同时注意查问题、不迁就,有情况要马上找心理医生对孩子进行心理干预和治疗,否则,可能会导致孩子的心理症状加重。 诚能如是,则孩子的厌学症必将荡然无存,则学生定会产生澎湃的学习激情,则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学不好或一事无成。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只是就事论事基础上的“对症下药”,要彻底遏制“厌学”的根源,还必须从根本上改造目前的应试教育体制,必须将素质教育的推广落到实处,要让教育成为大众的、科学的、快乐的科学教育,以便让青少年一代沐浴改革的春风健康成长。 http://health.zgjrw.com/News/200774/health/313592258800.html Advertisements

學習熱情是可以“種植”的

July 9, 2007

很多孩子都认为自己是笨孩子。有些孩子虽然表面上不承认自己笨,但心底里仍然认为自己“笨”。我的一位教小学的朋友曾布置一篇半命题作文:《我很 ,但我很》,大多数小学生定的题目是《我很笨,但我很努力》。其实,把一时做不出算术题或者反应比其他人慢半拍的孩子判断为“笨”是十分错误的。因为完全可以把这些孩子变得聪明起来。而且方法并不复杂,这就是:从小“种植”对学习的热情。 第一步:兴奋地回答孩子的所有问题 低龄儿童提出的问题经常蕴藏着对世界的好奇。这种问题父母往往不容易回答。比如“天为什么不会掉下来”.“人为什么有两只眼睛”等等。对这种难答的问题,父母亲很容易掉以轻心,说一句“长大了再告诉你”或者“爸爸也不懂,你就别问了”就算做解决。如果孩子再问,就容易不耐烦,讲话语气就不温和了。他们不知道,他们正在承受“上帝”的考验,有耐心的,得到的会是一个聪明孩子;缺乏耐心的,得到的将是一个自己都认为自己“笨”的孩子。 回答孩子这类“高深”的问题,首先是应对他能提这种问题给予肯定的、热情的评价。即使你碰上工作很忙,也可以这样摆脱孩子的纠缠:“你的问题提得非常好,我下班再回答你!”上了班你还未能回答,你可以和孩子一起到图书馆找书。你也完全应该为了回答这类问题,准备这方面的书如《十万个为什么》、《少儿百科全书》之类。和孩子一起查阅书籍的过程,本身就是培植求学热情的过程。 现实生活中一些家长却缺乏这种耐心。在孩子反复追问时,他们有时急于摆脱,便采用责备的态度。孩子只要经历一两次这种挫折,就可能把求知的渴望封闭起来。这个门一旦封闭,要他重新打开就难上加难。 第二步:抓住“领跑”的时机 教育其实是有其“时限”性的。一些父母在孩子合适的年龄未抓紧教育,后来才发现“过了这个村已没有这个店”。 在孩子开始玩“过家家”时,心理学家发现有一种“自居作用”,这就是:女孩子在游戏中往往以妈妈自居,男孩子在游戏中往往以爸爸自居。 这个年龄段,其实是父母“领跑”的一个重要时机。以“爸爸”、“妈妈”自居的行为是存在心理内驱力的行为。这种心理内驱力,心理学家们称为“儿童性别情绪”或“儿童性别情感”。这种性别情绪和成人的性欲一样是蕴藏能量的。而且这种能量不是一般的能量,而是相对地大而持久的心理能量。 “自居作用”具有的能量是可以开发为学习的动力的。说孩子开始过家家的时候是父母的“领跑时机”,说的就是开发自居作用的心理能量的时机。在这个时期,孩子对父亲或母亲存在模仿趋向和竞争趋向。由于自居作用蕴藏着巨大能量,使得这个阶段的儿童对父母的模仿趋向和竞争趋向能产生很高的兴奋度。 自居作用使孩子会注意到别人察觉不到的父亲或母亲的某一表情、某个尾音、某个细微的动作,等等,并有意无意地使这些观察成为自己的行为习惯。父母的一番话或一次郊游便可使他们大有所获,甚至可以影响到孩子人生观念的变化。由于自居作用而崇拜父母,使来自父母的信息能引起高度兴奋,这种兴奋状态下取得的信息,将来即使“忘记”,也只会是收藏在潜意识的仓库。一旦有一天从仓库中取出,会发现它仍然闪烁着热情的光泽。 第三步:“空间点阵”的播种 所谓“空间点阵”播种,用心理学的说法就是:潜结构教育。这是一种很前卫的教育思想。它把幼儿的家庭教育看作在幼儿大脑中布置深层的知识点。这种知识点的播种通常用一种“故事旅行”或“游戏旅行”的方式进行。 学龄前的孩子最爱听故事了。他们听故事的兴趣高涨时,甚至会把故事的情节、人物搬进自己的生活。比如,听了《西游记》,男孩子就想扮孙悟空,让妈妈扮猪八戒。孩子这种强烈的愿望,只要稍加利用,就能成为“故事旅游”的起点和“空间点阵”课程的基础。 父母要培养一种教育的敏感,在讲故事时要能处处挑起孩子的兴趣,在关键的知识点上更要挑起孩子的好奇心。好奇心一旦发生,一个新的学习动机就在孩子的心灵产生了,一个新的知识就同时形成了。 当一个精彩故事讲完,孩子们对故事的内容回味不已,这就到了扩展学习动机和扩展知识点的时刻。 讲完《侏罗纪公园》的故事,孩子会对恐龙发生兴趣。父母亲如果能抓住时机,在帮助收集恐龙图画的同时,就可以收集其他动物的画册。于是,一个扩大的知识点——动物——就在孩子的头脑中产生了。 讲完《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或者《长袜子皮皮》,孩子可能问巴格达、瑞典在什么地方,父母亲就可以拿出地球仪,开始你们的“地理旅程”。 以上从讲故事和玩游戏引发的知识点,与传统学校学习的知识系统是不同的。这种潜结构的各知识点是松散的,甚至好像完全没有逻辑联系。但是,经过一两年的愉快“旅行”,孩子的脑海里会产生一个由地理、历史、动物、植物等知识组成的空间点阵,这个空间点阵是一种“有缺陷的图形”。格式塔心理学认为,这种“有缺陷的图形”会有一种“自组织作用”,孩子的知觉会本能地去修补它、完善它。这个本能的过程,也就是想象和思考的成长过程。“空间点阵”的存在,本身会成为孩子想象和思考的动力。 黎乔立 @ http://news.sina.com.cn/o/2007-06-25/062912084541s.shtml

青少年性教育問題堵不如疏

July 4, 2007

专家意见,不推、不瞒、根据年龄特点谈性。母亲与孩子坦诚交流,少年“性困惑”迎刃而解。6月2日,《13岁少年偶窥成人游戏之后》刊发后,众多读者通过短信来电,表达自己对青少年性教育的关注。我省性教育学者何峰则面授机宜,母亲遂与男孩儿小明坦诚沟通,小明说他“从此不再迷茫”。我省著名心理学家王志铭教授、男科专家张卫星教授等人,也认为在青少年性教育问题上“堵不如疏”。 少年性困惑性学专家支招解愁结 6月4日下午,何峰收到了一个短信:“谢谢何老师指点,按您的说法,我与孩子坦率谈性,把孩子的谜团解开了……” 至此,如何给少年“谈性”的问题,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在这场危机中,何峰,省性健康教育促进会副会长起到了关键作用。 稿子见报后,本报记者的电话顿时成了热线,有向小明妈妈支招的,有诉说自己的困惑的。通过电话,何峰向小明妈妈支了下面几招:   小明问题一:他们在做什么?   答案:他们在做爱。这是男子和女子到成人婚后表达爱情的一种方式。这样做有三个目的,一是促进身体健康,二是愉悦心理,三是生孩子。   小明问题二:小孩是怎么生出来的?   答案:爸爸的阴茎进入妈妈的阴道,含精子的精液进入阴道后,精子缓慢地通过子宫,在输卵管内与卵细胞相遇,经过结合就形成了受精卵。受精卵在妈妈的子宫里发育9个多月就分娩出了小宝宝。   小明问题三:现在,我能不能也和班上那个漂亮的女孩子造一个小孩?   答案:不能。一是你还没成年,现在的任务是学习本领,那是成年后才能考虑的事儿。二是生小孩是双方的事儿,必须征求对方意见。如果那样做,大家都不会说你是好孩子。况且,你自己还养活不了自己,咋能养活一个小宝宝呢?   小明问题四:做爱是不是很爽?   答案:不一定。成年人之间做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但不是成年人或不是相爱的人做爱,就会违反道德形成精神压力,对双方或对其中一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甚至是一种犯罪。孩子,这都是成年人考虑的事情,咱好好学习,等成年了,再考虑这些事情也不晚呀。 “想不到,何老师教我这几招一用,孩子说啥都明白了,‘看见叔叔那事儿没有啥好奇的’。”这位妈妈高兴地对记者说。 性教育秘诀不推、不瞒、被动、循序渐进谈性 采访中,郑州大学心理学专家王志铭教授,河南省男科学会主任委员、郑大一附院张卫星教授,道出了家长面对孩子性问题时的正确态度:不推、不瞒、循序渐进谈性。 王志铭说,对孩子的性问题一不能推,更不要训斥、打骂。因为孩子天生有强烈的好奇心,如果你不告诉他答案,他会想方设法找答案。一旦遇到黄碟、黄书,就会对孩子形成误导。到时候要再想扭转,就难多了。 二不能瞒,如果敷衍了事地编个答案给孩子,一旦孩子从其他地方得到了答案,当然,可能这个答案也不一定对,他会将两种答案放在一起比较,一发现不一样,不但你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和权威无存,而且他会更拼命地寻求答案。 三要被动谈性,主动谈性会强化孩子的性意识,容易使孩子对性有较深的主观认识。应在孩子有问题向家长发问时,才有针对性地解答。 何峰认为,谈性要分阶段进行。由于孩子知识面和心理接受能力有限,谈性的程度和深度要与其年龄相吻合。幼儿园时期,谈幼儿的性别意识,认识自己的性器官。小学时期,谈性器官的作用、保护。初中时期,谈性现象(如遗精、来月经、自慰等)的由来及如何对待,谈如何与异性交往。对于这一阶段的女生,应教导如何应对性骚扰。高中时期,谈性道德,性行为的控制与自我保护。 张卫星教授认为,当孩子出轨或有可能出轨时,家长一定要适时建议他们正确避孕。要尽可能地多举一些由于不主动避孕而导致怀孕后,给双方身体和心理上带来的损害,如由于堕胎导致的习惯性流产、不孕症、产后病、子宫疾病等。 http://news.sina.com.cn/c/h/2007-06-11/104913201859.shtml

女孩不愛數學多受父母影響

June 29, 2007

据《科学时报》报道 美国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家彭美·克安通过13年的研究发现,父母对女儿数学兴趣的大小有至关重要的影响。父母偏见越大,女儿的数学兴趣越少。为什么男女在数学和科学能力测试中的表现相差不大,而在科学技术工程等领域工作的女性却凤毛麟角?克安和同事分析了双亲的价值观和态度对子女的数学成绩和长大后科学兴趣的影响,发现父母会为男孩提供更多的数学培养环境。 研究人员还发现,父母如果认为数学对男孩更为重要,那么子女今后的数学成就甚至职业选择都会受到显著影响。父母的这种偏见越强烈,女儿的数学兴趣越少,男孩则恰恰相反。 楚天都市报 @ http://news.sina.com.cn/h/2007-06-27/065113319368.shtml

有效的教養方式

May 10, 2006

剛剛看了五月八日的<康熙來了>﹐康熙邀請了三位台灣甘草演員大談育女經 。看完後﹐想想自己﹑再想想正慢慢成長的兩個侄兒﹐頓時有很多事情想對爸爸媽媽講 。 也許很多人都知道我現正在心理學研究所混日子﹐但可能有好一些人不曉得我研修的是那一門心理學﹕心理學這門學問其實蠻廣的﹔普通人對心理學的印象應該就是停留在電影裡面那個可以單靠聽人講話來賺錢的 clinical psychology 及 abnormal psychology 及 counselling 。 其實﹐心理學的種類挺多的﹐而以上所提及的那三種都不在我的研修範圍內﹐我讀的是發展心理學 —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學習的是人類由嬰兒到孩提到青年到成年到花甲到死亡的心理及成長過程 。而這當中﹐又數嬰兒﹑孩提及年輕時期的發展最受關注 。這除了因為孩提時期的體能﹑智力﹑認知﹑心理發展最為蓬勃外﹐更因為很多人相信孩提時候的心路歷程往往就是決定一個人的個性以及一生的成敗的主要關鍵 。所以﹐如果爸爸媽媽想要有個健康開心 (注意﹕我漏掉了聰明) 的孩子﹐其教養方式 (parenting style) 必須是正確的 。 上學期﹐我學習孩提時期的性格 (personality) 以及認知 (cognition) 發展時﹐教授因為時間關係錯過了這個課題﹐但這個學期為了應付其中一個科目﹐我們必須設計一個心理測驗 (不是大家在報章雜誌看到的那種沒有 validity 和 realibility 的心理測驗 ) ﹐ 而我和我的組員所選的項目正是 parenting style 。沒錯﹐就是那個我發給大家的 ‘無聊’ 測驗 。為了設計測驗的題目和 construck﹐我們看了好一些 theories 和 literature reviews (死﹗一直以來都是看英文﹑寫馬來文﹐根本不曉得這些 terms 在中文叫什麼) ﹐從中獲得了好一些寶貴的知識﹐在把這些原理套在身邊的一些 (注意﹗是一些﹐不是全部) 人身上﹐發現這些研究成果確實有它的道理存在﹐雖然它可能跟大家想像的不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