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社會心理学’ Category

趙高為什麼能指鹿為馬﹖

September 11, 2007

在权威的影响下,有65%的人会违背良知,俯首听命。  秦二世时,丞相赵高想测试朝中大臣有多少人会听他摆布,一天上朝,他牵来一只鹿,对秦二世说:“陛下,我献给您一匹好马。”秦二世一看,不禁笑说:“这明明是一只鹿,你怎么说是马呢?”但赵高却坚称那是一匹“千里马”,然后指着殿上众臣,说:“陛下如果不信,可以问问诸位大臣。”结果,多数大臣都附和赵高的说法,说那“的确”是一匹千里马。后来,赵高就利用机会除掉那些不听他摆布的人。 后世将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称为“指鹿为马”,但这个故事的重点应该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违背良知,跟着赵高“指鹿为马”。很多人认为那些大臣是既懦弱又无耻,如果换成自己,那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但真的是这样吗?心理学家密格兰所做的“服从权威”实验也许能让你有不同的看法。 实验由心理学家(代表权威)、老师(受测者)和学生(实验者同伙)所组成,由老师提问,学生回答,当学生答错时,为了“研究处罚对学习的效果”,老师即按钮对学生施以电击。电击量从15伏特依序增加到450伏特,共有30个按钮,学生每答错一题,老师就要增加他的电击量。随着实验进行,受电击的学生(在隔壁房间)会发出越来越痛苦的哀号,甚至拍击墙壁要求停止实验;如果老师因此显得犹豫,心理学家就会从旁施压,催促他继续按电钮。 如果你是实验里的老师,你会对学生电击到什么程度?密格兰以此询问各方人士,绝大多数人都说在学生发生痛苦哀嚎的135伏特就会停止。但实验显示,在心理学家的施压和催促下,有65%的人按下了最后一个,也就是450伏特电击的按钮!它清楚告诉我们,一个人“想象”自己多有良知、勇敢和仁慈,和他在压力下的“真正”表现有着很大的差距。 你对权威命令的服从程度比你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王溢嘉 @ http://cgi.rednet.cn/news/show.aspx?id=10503654

一個自殺者至少影響六個人

September 10, 2007

明天是“世界预防自杀日”,今年的主题是“终生预防自杀”。记者从在沪举行的第五届“预防自杀研讨会”上获悉,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启动心理危机干预研究。研讨会上,自杀干预专家指出,自杀是会模仿的,为减少自杀的传染现象,大众传媒在报道自杀事件时应持谨慎态度,并建议对此进行立法规范。    别人自杀关我什么事?“自杀学之父”———美国的爱德温·史纳曼曾经估计,每一人自杀死亡,至少会影响6个自杀者的亲友。“因为自杀是会模仿的。”复旦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孙时进教授指出,当年《少年维特之烦恼》一书问世后,导致不少青少年模仿自杀,美国社会学家菲利浦斯称这种现象为“维特效应”。 其实,自杀是一种“心理传染病”。孙时进分析,各种新闻媒体对自杀事件的报道,各种书籍、电视节目中对自杀的不当态度,会在不同程度上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还缺乏足够识别能力和抵抗能力的青少年,可能诱发某些青少年的自杀行为。个别人会错误地认为,自杀或许是一个解决问题、获得解脱、令冤枉委屈自己的人感到自责和后悔的途径。因此,在遇到冲突挫折时,个体或许觉得自己处在极度的绝望之中,只有自我毁灭才是唯一的解脱方式。 对1973年-1979年美国电视报道自杀事件的研究报告指出,电视报道自杀事件确能导致青少年自杀率上升,越多媒体报道,内容越详尽,则引致自杀率上升幅度也越大。青少年女性自杀率上升约13%,男性上升5%。 学者认为,最容易引发模仿性自杀的新闻报道有以下特征:详细报道自杀方法;对自杀而引致的身体伤残很少提及;忽略了自杀者生前长期有心理不健康的问题;将引发自杀的原因简单化;自杀者知名度高,社会影响大;使人误认为自杀会带来好处等。 孙时进指出,世界卫生组织在预防自杀的建议中已经提到,媒体要淡化自杀报道,并就媒体的报道制订了一些指导原则:不附加图片,不将自杀方式描绘成无法解释或者浪漫或者神秘的行为;不对自杀方式进行详尽描述;切忌为自杀者歌功颂德或大肆渲染。 为降低自杀的传染现象,学者强调,大众传媒在报道自杀事件时应持谨慎态度,应尽量指出自杀者实际有很多其他可以选择的途径,自杀不是唯一出路,以便尽量减少那些有自杀意念的人认为自杀是一种正确处理困难的方法、是一种可以理解的选择。 如何预防自杀 ■建立自杀事件上报制度 监测和预防是预防自杀的重要任务,然而几年来自杀干预的网络编织速度很慢。“自杀干预能够给生命系上一条红纽带。复旦大学心理研究中心主任孙时进指出,自杀事件应该有一个上报制度,同时予以法律法规规范,发生自杀事件后应该上报个人信息、自杀的时间地点、原因、方式等。 ■自杀干预医生走进社区 同时,专家建议,在大中小学校应该完善学生心理档案。综合医院作为救治和接触自杀未遂者最直接的机构,对自杀未遂者进行及时的心理辅导和咨询能够防止多次重复自杀。 据悉,目前,自杀干预医生走进社区已被列入议程。黄浦区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周荣山表示,在医院等待患者,只能挽救一小部分的生命。只有主动发现并走近轻生者,才能挽救更多的生命。 陈里予 @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7-09/09/content_6689694.htm

網絡色情

July 27, 2007

美国心理学家指出,目前美国网络色情成瘾的人数正在增加,电脑已经成为21世纪的“性玩具”,它会象地雷那样随时爆炸,破坏人们的私人生活甚至是工作。 据美国心理学家吉姆伯利-扬格指出,在她位于宾西法尼亚州网络成瘾医治中心里有越来越多的人寻求医治网络色情这一癖好,在这些人中有许多是律师、医生,CEO或者是政府官员,扬格指出:“这些都是那些周日按时到教堂礼拜的人。” 根据最近的全国调查,美国现在有至少20万人沉迷于网络色情中,他们已经到了成瘾的地步。数年之前,网络色情还仅仅是在网站上浏览一些色情照片,而现在有数不清的色情聊天室,他们为沉迷于此间的人们提供实时性伴侣,而且可以展示虚拟的性伴侣身体,此外这里还在网上有性爱直播等内容。 据心理学家扬格指出,人们很容易就掉进了网上色情的陷井,而且成瘾之后很难克服,扬克说: “网上色情成瘾就在吸食可卡因一样。”目前有10%从事网上性行为的人即使没有网络也是性方面的瘾君子,而20%是因为网络而色情成瘾,另外70%是抱有 “娱乐”心理的用户,比如看看《花花公子》网络版什么的。 心理学家并没有按照在电脑上所花的时间来定义是否成瘾,成瘾是指不能控制他们的这一癖好,以致于影响了他们的个人生活和工作。网络色情成瘾是满足那些日常生活中无法满足的性需要,那些在生活中有其它方面成瘾的人更容易陷入其中,而且中年是容易陷入其中的主要年龄段。 此外网络色情成瘾的并不都是男性,那些对于生活感到乏味或不满的女性也容易网络色情成瘾。男性的成瘾主要体现在视觉方面,比如寻找色情站点浏览色情图片,而女性主要是到色情聊天室满足自己的交流需要。 http://lady.tom.com/2007-07-03/007N/12140860.html

拜金主義者更容易瘋狂購物

July 18, 2007

疯狂购物,也就是冲动性购物,是一个尚待研究的心理问题。虽然进入人们视线的时间不长,但其热度却增长迅速。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有人陷入到不能自控的过量购买物品的行为中,这种行为给个体带来很大的心理痛苦和不必要的经济损失。那么什么样的情况是冲动性购物呢? 一般来说,冲动性购物有三个核心特征:一、不可遏制的冲动:“无论何时走进购物中心,我都想走进商店买点什么。”二、失去控制:“有时候,我会觉得身体里的什么力量在迫使我去买东西。”三、不计后果:“就算没钱的时候,我也会买一些根本用不着的东西。” 在美国有超过一千万的成年人受到冲动性购物的折磨。但是对于这一行为的原因,科学家们仍然所知甚少。临床心理学家将冲动性购物视为一种精神障碍,试图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诠释这种行为,将其视为补偿性的行为。人们通过购买物品来应对情绪和自我认同问题。这一理论的假设是冲动性购物的人将拥有物品作为生活的主要目标,这些物品的价值让人感到幸福、满意和成功。 换句话来说,崇尚物质生活的拜金主义者更容易疯狂购物。 为了验证这一假设,英国心理学家HelgaDittmar进行了一项研究来探索与冲动性购物相关的因素。有330名认为自己有购物问题的人自愿参加了这项研究。结果发现,与性别和年龄相比,对物品价值的推崇更能够预测冲动性购物的行为。 研究结果支持了之前的假设,对物品价值的追求是人们购物行为的动机,购物就像是达到生活幸福和成功的方法。这可能说明疯狂购物的人之所以试图通过获得物品及物品所带来的价值应对痛苦的情绪和对自我的不认同,是因为他们错误地相信这些有价值的物品能够令人更开心,也更能使自己接近理想的生活。 显而易见,这一认识是不适当的,简单的购买物品不能满足人们对生活的渴望,而只能暂时忘却痛苦。教会人们用适当的方法处理情绪并充实自己的精神生活,也许是帮助疯狂购物者的一条捷径。 http://www.xlzx.cn/html/news/report/2007/0716/5718.html

人類為何總要尋求刺激

July 16, 2007

两辆汽车并排停着,引擎已被发动,吉姆和布兹各自钻进一辆车。关上车门,将油门一踩到底,两辆车风驰电掣般地冲向悬崖。眼看到了悬崖边,幽深的峡谷已出现在两人眼前,最后抉择的时间到了——他们必须在车子坠入深渊前跳出驾驶室。然而,吉姆和布兹进行的是生死勇气的较量,谁先跳出来,谁就算输。车头已冲出悬崖,在这最后一瞬间,吉姆撞开车门,一头栽到地上。布兹获得了胜利,但他的车子已冲出了悬崖边缘,跌进深渊——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是电影《无因的反叛》中的一幕,詹姆斯·迪安扮演的吉姆,是20世纪50年代狂野放浪青年人的代表。这一代青年,追求的是个性解放和自我价值的实现,为此不惜采取极端行为,把所谓的“冒险精神”发挥到极致,甚至将生命当儿戏。 但这并不是20世纪50年代青年的专利。据科学家分析,追逐危险、知难而进的行为,其实是人性深处的渴望,不分年代、年龄段以及阶级。 我们能肯定的是,通过理性思考,人们能抑制自己追求冒险快感的欲望,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并没有这么做。现代心理学家们试图弄清楚的,也是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这种自讨苦吃的结局? 冒险是生物学遗产 人们为什么热衷冒险?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答案逐渐明朗——人类是在利益驱动下冒险的;越是肯冒险,就越有可能变强大。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物学家杰伊·弗兰最近提出了一项理论,并得到公认。 他认为,人类这种追求冒险的习性源于史前时期。当时,地球上生活着两大类原始人,一类筑巢定居,另一类则敢于向外开拓新天地。定居者多半待在自己的窝里,靠周围植物和小动物为生,始终小心翼翼。开拓者则到处漫游,他们认识到,大胆行为会增加死于非命的可能性,但同时能让其寻得更美味的水果和更多猎物。 此外,他们还积累了丰富的求生经验,能更好地经受大自然的严酷考验。这些本领更大的实干者往往活得比较长,能养育众多子女,从而成功地把基因遗传给下一代,直到他们这类人最终得以在人类中占据主导地位。 因此,热衷于冒险是人类的一笔生物学遗产,而对冒险习惯性的爱好则一直遗传下来,今天仍普遍存在。我们很难否认,大脑把热衷冒险的行为看作是强有力的标志。 例如,生物学家已证实,年轻女性内心更喜欢“危险”的男性而非“安分守己”的男性。其中一个理由是,尽管桀骜不驯的男性会惹不少麻烦事,然而,一旦与别人发生冲突,他们多半会占上风。看来,“硬汉”能给年轻女性更大的安全感。 这种联系在那些历经世代沧桑而没有多大变化的社会中,尤为明显。20世纪60~70年代,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拿破仑·A·沙尼翁,对居住在巴西和委内瑞拉交界地区的亚诺玛莫印第安部落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妻妾成群的男人在当地都是以无畏勇武闻名,这些男人所拥有的子女也比老实本分的同族人要多得多。沙尼翁由此得出结论,在人类的繁衍中,“好斗”基因占据了上风。 都是多巴胺惹的祸 过去10年,对大脑化学物质和基因的研究,证实了沙尼翁的猜测:人受利益驱动寻求刺激,有的人越是刺激越来劲。 寻求刺激的动力因人而异,追求刺激的程度也有天壤之别。有些人比较脆弱,玩扑克牌时小赌一把,也能令他们紧张得心惊肉跳;而其他一些人即使在跳伞时从飞机上一跃而下,也并不觉得刺激。 这类差异或许能用每个人的多巴胺系统来解释。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介质,多巴胺的量不同、在神经元间传递信息的快慢不同,寻求刺激的欲望也就不同。对于最喜欢寻求刺激的人,多巴胺能使他们达到一种真正如痴如狂的状态。某种刺激释放出的多巴胺越多,刺激的感觉也就越强烈。 心理学家把这类行为称作“追求震撼”,而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因素在其中发挥了作用。比常人更需要多巴胺刺激的人,一般更能承受“追求震撼”可能带来的生理、社会或钱财等方面的风险,因为他们知道风险将伴随刺激而来。但强烈的多巴胺反应由什么引起呢? 美国特拉华大学的心理学家马文·尤克曼认为,罪魁祸首就是一元胺氧化酶B。这种酶是分解多巴胺的化学物质之一。一个人体内的一元胺氧化酶B越少,多巴胺的流动就越强,而这个人热衷于追求刺激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们都是“概率瞎子” 在某些心理学家看来,一个人很难抗拒寻求刺激的诱惑,是人类本性的极端表现:容易过低估计风险,而过高估计自己的预期成绩。例如,心理调查显示,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比一般人强,他们也认为自己比一般人更善于判断优劣,专家们把这种现象称为“乐观倾向”。 美国圣路易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马修·克罗伊特尔所作的调查表明,即使人们完全清楚某些不健康的、甚至是玩命的习惯所包含的巨大风险,仍乐此不疲。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2004年冬天,美国犹他州帕克城附近有5位滑雪者无视警示标志,翻越栏杆到没有保护措施的雪坡上飞驰而下,结果无一幸免于难。 总的说来,人们并不太善于估量风险——从这点来说,我们差不多都是些“概率瞎子”。如果赌盘一连5次最终停在“红”上,许多观赌的人就会产生错觉,以为下次开转时,赌盘停在“黑”上的可能会大些。其实,赌盘每一轮停在“红”或“黑”上的概率始终不变,都是50∶50。然而,成千上万的赌场常客就栽在这种错觉上。 同样,坠机事件在人们心目中引发的恐慌远大于车祸,这是因为飞机坠毁比汽车出事要引人注目得多。实际上,车祸的死亡者所占比例,远高于坠机的死亡者。我们还特别担心会死于横祸,例如遭到谋杀、被闪电劈死或被毒蛇咬死等,尽管遭遇这类稀奇古怪死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赌场老板、彩票经销商和保险代理人,便肆无忌惮地利用我们认识上的误区,来叫卖所谓的“必胜”彩票或推销“平安”险种,而它们所针对的风险几乎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由此,我们不禁要问,既然人脑有能力理解复杂得多的数学关系,为何还会犯这些基本的判断错误呢?这个问题或许能从进化理论中找到答案。在大脑进化的成千上万年间,遭受敌人攻击以及被毒蛇咬伤之类的祸事,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对这类事件的恐惧心理也就深深地嵌刻在了神经系统中,只是在现代化社会中已不合时宜了。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丹尼尔·卡尼曼和已故的阿莫斯·特韦尔斯基这两位心理学家,在研究了各种统计学上的认识误区后发现,人们通常以为,一件事情越是引人注目,就越有可能发生。 美国《科学美国人》独家授权中授权中文版《环球科学》杂志 贾兆军 @ http://health.zgjrw.com/News/2007627/health/387634945800.html

無辜者為什麼會坦承罪行

July 7, 2007

刑事司法的实践表明:几乎每一个冤案背后都有一个无辜者“真实”的自白。既然无辜,哪来自白?难道那些“坦承罪行”的无辜者就不知道他的谎言非但不能给他带来好处,反倒可让他锒铛入狱甚或命丧黄泉吗?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心理机制下让他们无视将来的刑处而自陷于罪呢? 日本心理学家浜田寿美男的《自白的心理学》,为我们揭示了无辜者陷入自白的心理机制。审讯是一个具有巨大压力的磁场,它蕴涵着把嫌疑人吸引到有罪方向的强大力量,尤其是在警察先入为主地认定嫌疑人就是“罪犯”的心理的支配下,它的力量就变得格外的强大。 作者认为,这种压力首先来自于与日常生活隔绝所造成的心理失衡。其次,长时间丧失自己的自由,就连进餐、排泄、睡眠等基本生活都在他人的管理下的痛苦,也是常人无法想像的。再次,在持续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被人责备罪行,甚至被痛骂成禽兽不如的情境下,其给心理所带来的创伤往往比得上身体上的暴力。此外,审讯员还会经常抖出与犯罪无关但是却使人感到罪责感的其他私事,更是令人难以忍受。嫌疑人一方面对未来没有预期,看不见痛苦会持续到什么时候,继续辩解也没有辩明无辜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审讯员还不时地鼓吹“自白有利论”,这就会使嫌疑人陷入一种天平式的错觉中。天平的一端是此刻正在忍受着的痛苦,而天平的另一端则是遥远将来被定罪处罚的可能性。而人们总是回避现在的痛苦,而对将来的不幸却视而不见。再加之无辜者往往对未来的刑罚不具有现实感:他们往往天真的认为,没有做的人即使自白说自己做了,也不能据此处以刑罚。正是在上述诸多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无辜者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罪行”。 该书就此明确地指出:“要取虚假自白并不需要直接的拷问。大部分人只要长时间地停留在这一磁场之中,就都会陷入自白。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谁都有这样的软弱性。” 这本书是以日本刑事司法的现实案例为素材而撰写的,得出的结论是,只要审讯存在,那么导致无辜者自白的磁场就会存在,这是无法消除的。所以,只能尽可能地削弱这个磁场所产生的压力。据此,现代各国都采取了各式各样的措施来加以防范:如讯问时的律师在场权或亲属在场权,允许律师或亲属自由地会见嫌疑人,讯问时进行录音或录像,对违法讯问者施加程序性制裁(排除虚假口供)或实体性制裁(民事赔偿、行政处分或刑事处罚),缩短讯问时间和羁押的时间,对被羁押的嫌疑人施以人道的待遇,等等。这些措施无不在提醒着执法者,对于每一个口供,都要保持一个慎之又慎的态度! 李昌盛 @  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7-06/06/content_6206712.htm

並非每個人都適合開車

July 2, 2007

开车上路,你一定见过不断超车、有空儿就钻的人,或不断催前车快行、一起步就“窜”到车流最前面的人。在心理学中,将具有这些行为倾向的人定性为不适合驾驶的人群。不适合驾驶的人群,驾驶车辆将提高交通事故发生的几率。 有关研究认为,决定一个人是否适合开车除了体格、体力、感官能力、身体内部器官等生理因素外,驾车人还应有健康的心理素质。驾驶适性检测就是针对驾车人的生理与心理进行相应检测。 据福州市机动车驾驶适性检测中心刘主任介绍,驾驶适性是指驾驶员有效、安全驾驶车辆所必备的能力和素质。驾驶适性检测则是依据事故倾向性理论,运用当代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利用先进的科学仪器与设备,从心理与生理等方面检测被测人是否适合驾驶车辆的方法。 驾驶适性检测是一个科学的系统。由于体格、反应等生理因素相比之下较为直观,也较容易检测,基本上已被大多数人接受。但是心理因素的检测较为复杂,必须借助很多先进的仪器。因此,驾车人的心理因素是驾驶适性研究的核心内容。 人的心理现象是通过心理过程和人格两个方面表现出来的。刘主任介绍,心理过程包括认知、情绪情感和意志,它们都要经历发生、发展和结束的不同阶段,持续时间相对较短。人格也叫个性,是一个人区别于他人、能够一贯表现出来、相对稳定、影响人行为模式的心理特征。通过对驾车人动态心理过程的把握,可以指导驾驶人进行自我心理调节,从源头控制交通伤害的发生。 据了解,驾驶适性的心理检测主要检查驾车人的个性倾向性、个性心理特性、动机、性格、感知、思维、观察力、分析、判断能力等内容。那么什么样的人适合驾车,什么样的人不适合驾车呢? 根据驾驶适性检测中对人心理的检查,刘主任向记者总结了几种驾驶倾向,拥有这几种倾向的人不适合开车,反之则适合。 习惯于违章驾车的人不适合开车。一个人习惯于违章,或经常不经意违章,说明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从心理学上来讲,就是缺乏约束自己的能力,从不严格要求自己,随心所欲。这种人驾车的后果是经常到银行交罚款,更重要的是可能会造成剐蹭、翻车、撞车等不该发生的事故。 驾车老想争先的人不适合开车。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人起步就猛加油,恨不得超过所有前车的驾车者。驾车老想争先的人具有争强好胜的性格。严格来说,具有这种性格不一定是坏事,但如果在路上争强好胜,就容易发生事故。这种人更适合在赛道上开赛车,而不是在普通道路上驾车。 驾车时经常与其他交通参与者赌气的人不宜开车。这类人在心理上往往表现出性格暴躁、心胸狭窄的特征。一旦路上的行人或其他运行车辆挡了他的道,或不小心“别”了他一下,这类人感觉会很不如意。他就有可能故意与对方过不去,采用各种手段阻止对方行车,不愿理解他人的实际情况。这样做仍然有可能引起堵车、剐蹭、撞车等事故,或有可能碰到行人,引起纠纷。 另外,刘主任介绍,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做法也可以反映出驾车时的某些倾向。如在走路时不善于主动避让别人的人,这样的人驾车往往也不懂得主动避让,一般会与人争道抢行,引起事故。走路速度过快的人在驾车中往往反应灵敏,驾驶技术不错,但很可能因为太喜欢“快”而酿成事故。生活中不能忍耐的人,从心理学上看,这种人内心相对脆弱,遇到一点小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反映在驾车过程中,就容易与行人或其他车发生摩擦。 在此提醒消费者,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驾车,在您驾车前最好能参加驾驶适性检测,以便有针对性地进行防范。 冯英杰 @ http://www.jndaily.com/auto/2007-06/15/content_1986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