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認知心理学’ Category

別讓厭學症騷擾孩子

July 23, 2007

学生厌学症增多,有的孩子一提到上学就感觉浑身难受,出现肚子疼、出汗、失眠等症状,做检查却没有客观指标说明身体有问题。记者从北京同仁医院了解到,近日因为学习问题到临床心理科就诊的学生多了起来,该科门诊量比平日增加了20%。   从心理学角度讲,厌学症是指学生消极对待学习活动的行为反应模式,主要表现为学生对学习认识存在偏差,情感上消极对待学习,行为上主动远离学习。患有厌学症的学生往往对学习失去兴趣、学习目的不明确,甚至恨书、恨老师、恨学校,严重者一提到上学就恶心、头昏、脾气暴躁甚至歇斯底里。可怕的是,就诊学生多是严重的厌学症患者,症状多为“心情郁闷、有睡眠障碍、回避与人打交道,甚至行为失调”。孩子为什么厌学?原因很多,除了孩子自身,家长、学校及老师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学生自身来说,深受应试教育的高压、片面升学率的威逼、心理负担的困扰,根本就享受不到任何学习的乐趣。至于那些学习基础差的所谓“差生”,长时间在社会的偏见、家长的漠视、教师的批评、同学的歧视中度日,生活中无人能关怀、学习上也无人能理解,更是缺乏学习动力,日复一日逐渐形成自己是学不好的“差生”等观念,缺乏必要的信心和勇气,以至于很快就患上了厌学症。 从学校教育来看,陈旧刻板的教材、等级井然的排名、铺天盖地的考试、荒唐的“快慢班”之分,以及教材深、难度大、要求严、标准高,多数学生往往听不懂、学不会、吃不透、不达标。在这里,教育的规律全然得不到体现,极大地打击了学生的自尊和信心。而教师枯燥乏味的讲解,以及不近人情的严苛要求,让学生疲于应付、无力旁顾,更是严重地打击了其学习的兴趣和积极性。在美好理想和严酷现实的强烈撞击中,学习的乐趣自然荡然无存,又焉有不厌学之理? 至于某些望子成龙的家长,在教育孩子方面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急功近利、好胜虚荣、目光短浅,想当然地将孩子良好的成绩当作自己炫耀的资本,却丝毫不去顾及过度的期待,剥夺了孩子自由成长的空间,会对孩子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害。当然,家长如此这般的作为,是和社会就业观念畸形、惟文凭是举的不和谐局面分不开的。 要解决无孔不入的厌学症,最好办法就是让学生乐于学习、天天向上,让学生以积极的心态找到快乐学习的感觉,进而把学习当作快乐的事业,而非痛苦的累赘。而要实现这些,首先必须做到以下三点。 一是作为学生来说,要调整好心态,要有自信心,要以坚毅的性格、乐观的处世态度为学处世,坚信付出必有收获。二是从学校方面来说,要确立学生的主体地位,要了解学生、研究学生,挖掘学生的“闪光点”,在发现学生潜能的基础上提出合理的要求,激发他们获取成功的愿望。至于教师,要努力增强自身素质、提高上课水平,为学生的学习提供良好的条件和支撑。三是家长也要改变育子观念,要多和孩子沟通交流,要正确估价孩子实力,要注意孩子的性格养成,不给孩子规定不切实际的目标,同时注意查问题、不迁就,有情况要马上找心理医生对孩子进行心理干预和治疗,否则,可能会导致孩子的心理症状加重。 诚能如是,则孩子的厌学症必将荡然无存,则学生定会产生澎湃的学习激情,则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学不好或一事无成。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只是就事论事基础上的“对症下药”,要彻底遏制“厌学”的根源,还必须从根本上改造目前的应试教育体制,必须将素质教育的推广落到实处,要让教育成为大众的、科学的、快乐的科学教育,以便让青少年一代沐浴改革的春风健康成长。 http://health.zgjrw.com/News/200774/health/313592258800.html

天花板高度影響人的思維?

July 17, 2007

对于房屋的设计,人们通常是从美学的角度来考虑,但最近有科学家指出,房屋天花板的高度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它会影响人们解决问题的技巧和行为。那么———       “您的员工缺乏创新性?那您最好为他们换一间天花板高一点的办公室!”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营销学教授琼•米亚斯•列维(JoanMeyers-Levy)在完成一项人类行为测试研究之后如是建议。据媒体报道,在这项研究中,列维和她的同事们发现,在天花板高10英尺(3.048米)的房间里,被测试者“天马行空,喜欢抽象的想法”;而在8英尺(2.438米)高的房间里,被测试者主要关注具体的事物。    为此,列维表示,天花板的高度会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进而影响人们解决问题的技巧和行为。天花板高的房间里,人的思维开放,大脑信息处理能力被提高,人们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天花板低的房间里,思维受到抑制,人们所考虑的事情就会更加倾向于细节处理。    那么,天花板的高度果真会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吗?    层高可能“启动”思维    笔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国内外多位心理学、建筑学方面的专家,大部分专家对这一结论还是持肯定态度的。    “天花板的高度影响人的思维,在理论上说是有道理的。”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张侃说。“在不同的建筑环境中,会激发人不同的情绪反应。长期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会形成某种相对稳定的心境。”这种长效的、平稳的心境对于思维方式的形成是有一定作用的。    德国哥廷根大学心理研究所助理教授晏松认为,从人类认知基础研究的角度看,我们所处的环境,例如天花板的高度,对于我们的思维方式有所谓的“启动”效应(PrimingEf鄄fect),甚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思维的内容。“他们的研究结论有一定根据。”    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佐斌认为,人的思维方式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其中就包括社会环境以及所处的自然或物理环境。环境的物理、空间特性作为刺激信息,会激活或者抑制人脑中储存的信息,进而影响到记忆和思维的加工机制,同时,空间的不同还有可能为人们提供解决问题的线索,从而影响思维内容的方向。此外,环境的物理、空间特性等还可能作为中间变量,调节其他因素如情绪、归因方式等对思维的影响。    不过,专家们也提醒人们注意思维的复杂性。他们认为,天花板的高度对人们的思维有影响并非决定性的。张侃强调,文化因素对人们思维方式才有显著的决定作用。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杨玲教授指出,遗传的、后天的因素,包括教育、家庭以及自己所从事的实践活动,都可能会促使人们形成某种思维习惯,进而影响人们思维方式的形成。晏松则认为,天花板的高度只能作为某种刺激性的因素,对人们心灵内部的某些结构产生作用,进而对人们的思维方式产生某种激发、调节作用。“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体内部相关的con鄄cept(狭隘具体或者抽象自由的思维)的存在,以及特定的人格特质。”    建筑设计受多方影响    既然天花板的高度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刺激性因素,那么在实际的建筑设计中这一问题是如何考虑的?这一研究会对我们未来的建筑设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总经理赖军对这一研究结论持肯定态度:天花板高,人们较少受到空间的压抑,这样的环境对活跃人的思维有促进作用。但他同时指出,建筑设计与施工受多方面的制约与影响。“层高增加,意味着建筑成本也会增加。”赖军表示,建筑师会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增加空间的高度。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李教授同意住宅的高低会对人们的情绪、心境造成影响,但他同时指出,我国对于居民建筑的层高是有规定的。“南方湿热地区居民建筑层高为3米,北方寒冷或者其他干热地区层高为2.8米。南方地区相对空气湿度大,气温高,比北方民居高出20公分。”这种规定是一种刚性的标准,在建筑设计、施工的过程中,既不可故意降低,也不能擅自拔高。这也就意味着至少目前这一研究结论很难被应用于民宅的建筑设计中。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周燕珉教授认为,心理学上的研究发现的确会对建筑设计产生重要影响,但目前却还不是主流研究的时候:“现在的焦点是如何开发小户型,先让大家住进去,精神方面还在其次,先解决住的问题。其他,比如在别墅等建筑设计上面才有可能考虑这些。”    环境心理应获重视    尽管目前来说在民宅的建筑设计中还很难在层高上面做文章,但对建筑环境、室内设计的其他一些细节加以完善,依然可以达到平抚人们情绪、调节人们心境的作用。对此,张侃就提到了室内颜色的显著作用。他认为,在室内设计时,应注意冷暖色调的合理使用。冷色调的颜色使人感觉距离远,暖色调的颜色使人感觉距离近。由于目前建筑设计中客厅的面积越来越大,某一层高在卧室中感觉合适,在客厅中可能就觉得憋闷低矮。这时候不妨将客厅天花板的颜色布置为冷色调为主,而将卧室天花板的颜色布置为暖色调。    事实上,这些都是近年来兴起的环境心理学的研究课题。张侃介绍说,与国外相比,目前国内这方面的研究还很不够,应用上面也很不重视。作为我国工程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几乎没有开发商、建筑设计师向他咨询过相关问题。 齐有波 @ http://www.stdaily.com/gb/gdnews/2007-06/05/content_678713.htm

學習熱情是可以“種植”的

July 9, 2007

很多孩子都认为自己是笨孩子。有些孩子虽然表面上不承认自己笨,但心底里仍然认为自己“笨”。我的一位教小学的朋友曾布置一篇半命题作文:《我很 ,但我很》,大多数小学生定的题目是《我很笨,但我很努力》。其实,把一时做不出算术题或者反应比其他人慢半拍的孩子判断为“笨”是十分错误的。因为完全可以把这些孩子变得聪明起来。而且方法并不复杂,这就是:从小“种植”对学习的热情。 第一步:兴奋地回答孩子的所有问题 低龄儿童提出的问题经常蕴藏着对世界的好奇。这种问题父母往往不容易回答。比如“天为什么不会掉下来”.“人为什么有两只眼睛”等等。对这种难答的问题,父母亲很容易掉以轻心,说一句“长大了再告诉你”或者“爸爸也不懂,你就别问了”就算做解决。如果孩子再问,就容易不耐烦,讲话语气就不温和了。他们不知道,他们正在承受“上帝”的考验,有耐心的,得到的会是一个聪明孩子;缺乏耐心的,得到的将是一个自己都认为自己“笨”的孩子。 回答孩子这类“高深”的问题,首先是应对他能提这种问题给予肯定的、热情的评价。即使你碰上工作很忙,也可以这样摆脱孩子的纠缠:“你的问题提得非常好,我下班再回答你!”上了班你还未能回答,你可以和孩子一起到图书馆找书。你也完全应该为了回答这类问题,准备这方面的书如《十万个为什么》、《少儿百科全书》之类。和孩子一起查阅书籍的过程,本身就是培植求学热情的过程。 现实生活中一些家长却缺乏这种耐心。在孩子反复追问时,他们有时急于摆脱,便采用责备的态度。孩子只要经历一两次这种挫折,就可能把求知的渴望封闭起来。这个门一旦封闭,要他重新打开就难上加难。 第二步:抓住“领跑”的时机 教育其实是有其“时限”性的。一些父母在孩子合适的年龄未抓紧教育,后来才发现“过了这个村已没有这个店”。 在孩子开始玩“过家家”时,心理学家发现有一种“自居作用”,这就是:女孩子在游戏中往往以妈妈自居,男孩子在游戏中往往以爸爸自居。 这个年龄段,其实是父母“领跑”的一个重要时机。以“爸爸”、“妈妈”自居的行为是存在心理内驱力的行为。这种心理内驱力,心理学家们称为“儿童性别情绪”或“儿童性别情感”。这种性别情绪和成人的性欲一样是蕴藏能量的。而且这种能量不是一般的能量,而是相对地大而持久的心理能量。 “自居作用”具有的能量是可以开发为学习的动力的。说孩子开始过家家的时候是父母的“领跑时机”,说的就是开发自居作用的心理能量的时机。在这个时期,孩子对父亲或母亲存在模仿趋向和竞争趋向。由于自居作用蕴藏着巨大能量,使得这个阶段的儿童对父母的模仿趋向和竞争趋向能产生很高的兴奋度。 自居作用使孩子会注意到别人察觉不到的父亲或母亲的某一表情、某个尾音、某个细微的动作,等等,并有意无意地使这些观察成为自己的行为习惯。父母的一番话或一次郊游便可使他们大有所获,甚至可以影响到孩子人生观念的变化。由于自居作用而崇拜父母,使来自父母的信息能引起高度兴奋,这种兴奋状态下取得的信息,将来即使“忘记”,也只会是收藏在潜意识的仓库。一旦有一天从仓库中取出,会发现它仍然闪烁着热情的光泽。 第三步:“空间点阵”的播种 所谓“空间点阵”播种,用心理学的说法就是:潜结构教育。这是一种很前卫的教育思想。它把幼儿的家庭教育看作在幼儿大脑中布置深层的知识点。这种知识点的播种通常用一种“故事旅行”或“游戏旅行”的方式进行。 学龄前的孩子最爱听故事了。他们听故事的兴趣高涨时,甚至会把故事的情节、人物搬进自己的生活。比如,听了《西游记》,男孩子就想扮孙悟空,让妈妈扮猪八戒。孩子这种强烈的愿望,只要稍加利用,就能成为“故事旅游”的起点和“空间点阵”课程的基础。 父母要培养一种教育的敏感,在讲故事时要能处处挑起孩子的兴趣,在关键的知识点上更要挑起孩子的好奇心。好奇心一旦发生,一个新的学习动机就在孩子的心灵产生了,一个新的知识就同时形成了。 当一个精彩故事讲完,孩子们对故事的内容回味不已,这就到了扩展学习动机和扩展知识点的时刻。 讲完《侏罗纪公园》的故事,孩子会对恐龙发生兴趣。父母亲如果能抓住时机,在帮助收集恐龙图画的同时,就可以收集其他动物的画册。于是,一个扩大的知识点——动物——就在孩子的头脑中产生了。 讲完《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或者《长袜子皮皮》,孩子可能问巴格达、瑞典在什么地方,父母亲就可以拿出地球仪,开始你们的“地理旅程”。 以上从讲故事和玩游戏引发的知识点,与传统学校学习的知识系统是不同的。这种潜结构的各知识点是松散的,甚至好像完全没有逻辑联系。但是,经过一两年的愉快“旅行”,孩子的脑海里会产生一个由地理、历史、动物、植物等知识组成的空间点阵,这个空间点阵是一种“有缺陷的图形”。格式塔心理学认为,这种“有缺陷的图形”会有一种“自组织作用”,孩子的知觉会本能地去修补它、完善它。这个本能的过程,也就是想象和思考的成长过程。“空间点阵”的存在,本身会成为孩子想象和思考的动力。 黎乔立 @ http://news.sina.com.cn/o/2007-06-25/062912084541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