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9

美国神经心理学专家日前发现,人理解笑话的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降低。

据美联社11日报道,来自华盛顿大学的神经心理学专家研究发现,上了年纪的人在灵活认知、抽象推理和短时记忆等方面会出现困难,这导致他们识别幽默的能力下降。

专家挑选了40名65岁以上的成人和40名在校大学生,让他们完成续写笑话和小故事的任务,并要求他们找出笑话的“包袱”所在,给连环画配上幽默的结局。

调查显示,在找“包袱”测试中,选对答案的年轻人占全组人数的比例比老年组这一比例高6%,在配结局测试中,选对答案的年轻人占全组人数的比例比老年组这一比例高14%。

李娜 @ http://www.qhnews.com/index/system/2007/07/12/002158777.shtml

Advertisements
Jul
18

疯狂购物,也就是冲动性购物,是一个尚待研究的心理问题。虽然进入人们视线的时间不长,但其热度却增长迅速。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有人陷入到不能自控的过量购买物品的行为中,这种行为给个体带来很大的心理痛苦和不必要的经济损失。那么什么样的情况是冲动性购物呢?

一般来说,冲动性购物有三个核心特征:一、不可遏制的冲动:“无论何时走进购物中心,我都想走进商店买点什么。”二、失去控制:“有时候,我会觉得身体里的什么力量在迫使我去买东西。”三、不计后果:“就算没钱的时候,我也会买一些根本用不着的东西。”

在美国有超过一千万的成年人受到冲动性购物的折磨。但是对于这一行为的原因,科学家们仍然所知甚少。临床心理学家将冲动性购物视为一种精神障碍,试图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诠释这种行为,将其视为补偿性的行为。人们通过购买物品来应对情绪和自我认同问题。这一理论的假设是冲动性购物的人将拥有物品作为生活的主要目标,这些物品的价值让人感到幸福、满意和成功。

换句话来说,崇尚物质生活的拜金主义者更容易疯狂购物。

为了验证这一假设,英国心理学家HelgaDittmar进行了一项研究来探索与冲动性购物相关的因素。有330名认为自己有购物问题的人自愿参加了这项研究。结果发现,与性别和年龄相比,对物品价值的推崇更能够预测冲动性购物的行为。

研究结果支持了之前的假设,对物品价值的追求是人们购物行为的动机,购物就像是达到生活幸福和成功的方法。这可能说明疯狂购物的人之所以试图通过获得物品及物品所带来的价值应对痛苦的情绪和对自我的不认同,是因为他们错误地相信这些有价值的物品能够令人更开心,也更能使自己接近理想的生活。

显而易见,这一认识是不适当的,简单的购买物品不能满足人们对生活的渴望,而只能暂时忘却痛苦。教会人们用适当的方法处理情绪并充实自己的精神生活,也许是帮助疯狂购物者的一条捷径。

http://www.xlzx.cn/html/news/report/2007/0716/5718.html

Jul
17

对于房屋的设计,人们通常是从美学的角度来考虑,但最近有科学家指出,房屋天花板的高度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它会影响人们解决问题的技巧和行为。那么———      

“您的员工缺乏创新性?那您最好为他们换一间天花板高一点的办公室!”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营销学教授琼•米亚斯•列维(JoanMeyers-Levy)在完成一项人类行为测试研究之后如是建议。据媒体报道,在这项研究中,列维和她的同事们发现,在天花板高10英尺(3.048米)的房间里,被测试者“天马行空,喜欢抽象的想法”;而在8英尺(2.438米)高的房间里,被测试者主要关注具体的事物。   

为此,列维表示,天花板的高度会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进而影响人们解决问题的技巧和行为。天花板高的房间里,人的思维开放,大脑信息处理能力被提高,人们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天花板低的房间里,思维受到抑制,人们所考虑的事情就会更加倾向于细节处理。   

那么,天花板的高度果真会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吗?   

层高可能“启动”思维   

笔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国内外多位心理学、建筑学方面的专家,大部分专家对这一结论还是持肯定态度的。   

“天花板的高度影响人的思维,在理论上说是有道理的。”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张侃说。“在不同的建筑环境中,会激发人不同的情绪反应。长期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会形成某种相对稳定的心境。”这种长效的、平稳的心境对于思维方式的形成是有一定作用的。   

德国哥廷根大学心理研究所助理教授晏松认为,从人类认知基础研究的角度看,我们所处的环境,例如天花板的高度,对于我们的思维方式有所谓的“启动”效应(PrimingEf鄄fect),甚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思维的内容。“他们的研究结论有一定根据。”   

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佐斌认为,人的思维方式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其中就包括社会环境以及所处的自然或物理环境。环境的物理、空间特性作为刺激信息,会激活或者抑制人脑中储存的信息,进而影响到记忆和思维的加工机制,同时,空间的不同还有可能为人们提供解决问题的线索,从而影响思维内容的方向。此外,环境的物理、空间特性等还可能作为中间变量,调节其他因素如情绪、归因方式等对思维的影响。   

不过,专家们也提醒人们注意思维的复杂性。他们认为,天花板的高度对人们的思维有影响并非决定性的。张侃强调,文化因素对人们思维方式才有显著的决定作用。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杨玲教授指出,遗传的、后天的因素,包括教育、家庭以及自己所从事的实践活动,都可能会促使人们形成某种思维习惯,进而影响人们思维方式的形成。晏松则认为,天花板的高度只能作为某种刺激性的因素,对人们心灵内部的某些结构产生作用,进而对人们的思维方式产生某种激发、调节作用。“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体内部相关的con鄄cept(狭隘具体或者抽象自由的思维)的存在,以及特定的人格特质。”   

建筑设计受多方影响   

既然天花板的高度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刺激性因素,那么在实际的建筑设计中这一问题是如何考虑的?这一研究会对我们未来的建筑设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总经理赖军对这一研究结论持肯定态度:天花板高,人们较少受到空间的压抑,这样的环境对活跃人的思维有促进作用。但他同时指出,建筑设计与施工受多方面的制约与影响。“层高增加,意味着建筑成本也会增加。”赖军表示,建筑师会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增加空间的高度。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李教授同意住宅的高低会对人们的情绪、心境造成影响,但他同时指出,我国对于居民建筑的层高是有规定的。“南方湿热地区居民建筑层高为3米,北方寒冷或者其他干热地区层高为2.8米。南方地区相对空气湿度大,气温高,比北方民居高出20公分。”这种规定是一种刚性的标准,在建筑设计、施工的过程中,既不可故意降低,也不能擅自拔高。这也就意味着至少目前这一研究结论很难被应用于民宅的建筑设计中。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周燕珉教授认为,心理学上的研究发现的确会对建筑设计产生重要影响,但目前却还不是主流研究的时候:“现在的焦点是如何开发小户型,先让大家住进去,精神方面还在其次,先解决住的问题。其他,比如在别墅等建筑设计上面才有可能考虑这些。”   

环境心理应获重视   

尽管目前来说在民宅的建筑设计中还很难在层高上面做文章,但对建筑环境、室内设计的其他一些细节加以完善,依然可以达到平抚人们情绪、调节人们心境的作用。对此,张侃就提到了室内颜色的显著作用。他认为,在室内设计时,应注意冷暖色调的合理使用。冷色调的颜色使人感觉距离远,暖色调的颜色使人感觉距离近。由于目前建筑设计中客厅的面积越来越大,某一层高在卧室中感觉合适,在客厅中可能就觉得憋闷低矮。这时候不妨将客厅天花板的颜色布置为冷色调为主,而将卧室天花板的颜色布置为暖色调。   

事实上,这些都是近年来兴起的环境心理学的研究课题。张侃介绍说,与国外相比,目前国内这方面的研究还很不够,应用上面也很不重视。作为我国工程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几乎没有开发商、建筑设计师向他咨询过相关问题。

齐有波 @ http://www.stdaily.com/gb/gdnews/2007-06/05/content_678713.htm

Jul
16

两辆汽车并排停着,引擎已被发动,吉姆和布兹各自钻进一辆车。关上车门,将油门一踩到底,两辆车风驰电掣般地冲向悬崖。眼看到了悬崖边,幽深的峡谷已出现在两人眼前,最后抉择的时间到了——他们必须在车子坠入深渊前跳出驾驶室。然而,吉姆和布兹进行的是生死勇气的较量,谁先跳出来,谁就算输。车头已冲出悬崖,在这最后一瞬间,吉姆撞开车门,一头栽到地上。布兹获得了胜利,但他的车子已冲出了悬崖边缘,跌进深渊——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是电影《无因的反叛》中的一幕,詹姆斯·迪安扮演的吉姆,是20世纪50年代狂野放浪青年人的代表。这一代青年,追求的是个性解放和自我价值的实现,为此不惜采取极端行为,把所谓的“冒险精神”发挥到极致,甚至将生命当儿戏。

但这并不是20世纪50年代青年的专利。据科学家分析,追逐危险、知难而进的行为,其实是人性深处的渴望,不分年代、年龄段以及阶级。

我们能肯定的是,通过理性思考,人们能抑制自己追求冒险快感的欲望,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并没有这么做。现代心理学家们试图弄清楚的,也是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摆脱这种自讨苦吃的结局?

冒险是生物学遗产

人们为什么热衷冒险?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答案逐渐明朗——人类是在利益驱动下冒险的;越是肯冒险,就越有可能变强大。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生物学家杰伊·弗兰最近提出了一项理论,并得到公认。

他认为,人类这种追求冒险的习性源于史前时期。当时,地球上生活着两大类原始人,一类筑巢定居,另一类则敢于向外开拓新天地。定居者多半待在自己的窝里,靠周围植物和小动物为生,始终小心翼翼。开拓者则到处漫游,他们认识到,大胆行为会增加死于非命的可能性,但同时能让其寻得更美味的水果和更多猎物。

此外,他们还积累了丰富的求生经验,能更好地经受大自然的严酷考验。这些本领更大的实干者往往活得比较长,能养育众多子女,从而成功地把基因遗传给下一代,直到他们这类人最终得以在人类中占据主导地位。

因此,热衷于冒险是人类的一笔生物学遗产,而对冒险习惯性的爱好则一直遗传下来,今天仍普遍存在。我们很难否认,大脑把热衷冒险的行为看作是强有力的标志。

例如,生物学家已证实,年轻女性内心更喜欢“危险”的男性而非“安分守己”的男性。其中一个理由是,尽管桀骜不驯的男性会惹不少麻烦事,然而,一旦与别人发生冲突,他们多半会占上风。看来,“硬汉”能给年轻女性更大的安全感。

这种联系在那些历经世代沧桑而没有多大变化的社会中,尤为明显。20世纪60~70年代,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拿破仑·A·沙尼翁,对居住在巴西和委内瑞拉交界地区的亚诺玛莫印第安部落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妻妾成群的男人在当地都是以无畏勇武闻名,这些男人所拥有的子女也比老实本分的同族人要多得多。沙尼翁由此得出结论,在人类的繁衍中,“好斗”基因占据了上风。

都是多巴胺惹的祸

过去10年,对大脑化学物质和基因的研究,证实了沙尼翁的猜测:人受利益驱动寻求刺激,有的人越是刺激越来劲。

寻求刺激的动力因人而异,追求刺激的程度也有天壤之别。有些人比较脆弱,玩扑克牌时小赌一把,也能令他们紧张得心惊肉跳;而其他一些人即使在跳伞时从飞机上一跃而下,也并不觉得刺激。

这类差异或许能用每个人的多巴胺系统来解释。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介质,多巴胺的量不同、在神经元间传递信息的快慢不同,寻求刺激的欲望也就不同。对于最喜欢寻求刺激的人,多巴胺能使他们达到一种真正如痴如狂的状态。某种刺激释放出的多巴胺越多,刺激的感觉也就越强烈。

心理学家把这类行为称作“追求震撼”,而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因素在其中发挥了作用。比常人更需要多巴胺刺激的人,一般更能承受“追求震撼”可能带来的生理、社会或钱财等方面的风险,因为他们知道风险将伴随刺激而来。但强烈的多巴胺反应由什么引起呢?

美国特拉华大学的心理学家马文·尤克曼认为,罪魁祸首就是一元胺氧化酶B。这种酶是分解多巴胺的化学物质之一。一个人体内的一元胺氧化酶B越少,多巴胺的流动就越强,而这个人热衷于追求刺激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们都是“概率瞎子”

在某些心理学家看来,一个人很难抗拒寻求刺激的诱惑,是人类本性的极端表现:容易过低估计风险,而过高估计自己的预期成绩。例如,心理调查显示,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比一般人强,他们也认为自己比一般人更善于判断优劣,专家们把这种现象称为“乐观倾向”。

美国圣路易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马修·克罗伊特尔所作的调查表明,即使人们完全清楚某些不健康的、甚至是玩命的习惯所包含的巨大风险,仍乐此不疲。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2004年冬天,美国犹他州帕克城附近有5位滑雪者无视警示标志,翻越栏杆到没有保护措施的雪坡上飞驰而下,结果无一幸免于难。

总的说来,人们并不太善于估量风险——从这点来说,我们差不多都是些“概率瞎子”。如果赌盘一连5次最终停在“红”上,许多观赌的人就会产生错觉,以为下次开转时,赌盘停在“黑”上的可能会大些。其实,赌盘每一轮停在“红”或“黑”上的概率始终不变,都是50∶50。然而,成千上万的赌场常客就栽在这种错觉上。

同样,坠机事件在人们心目中引发的恐慌远大于车祸,这是因为飞机坠毁比汽车出事要引人注目得多。实际上,车祸的死亡者所占比例,远高于坠机的死亡者。我们还特别担心会死于横祸,例如遭到谋杀、被闪电劈死或被毒蛇咬死等,尽管遭遇这类稀奇古怪死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赌场老板、彩票经销商和保险代理人,便肆无忌惮地利用我们认识上的误区,来叫卖所谓的“必胜”彩票或推销“平安”险种,而它们所针对的风险几乎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由此,我们不禁要问,既然人脑有能力理解复杂得多的数学关系,为何还会犯这些基本的判断错误呢?这个问题或许能从进化理论中找到答案。在大脑进化的成千上万年间,遭受敌人攻击以及被毒蛇咬伤之类的祸事,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对这类事件的恐惧心理也就深深地嵌刻在了神经系统中,只是在现代化社会中已不合时宜了。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丹尼尔·卡尼曼和已故的阿莫斯·特韦尔斯基这两位心理学家,在研究了各种统计学上的认识误区后发现,人们通常以为,一件事情越是引人注目,就越有可能发生。

美国《科学美国人》独家授权中授权中文版《环球科学》杂志

贾兆军 @ http://health.zgjrw.com/News/2007627/health/387634945800.html

Jul
15

英国大学心理学家近日通过研究找到了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在说谎的最有效方法,即让他倒着说一遍。 据《泰晤士报》6月7日报道,英国朴次茅斯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识破谎言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嫌疑人按照时间由近及远的顺序把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在这项耗资13.6万英镑的研究项目中,研究人员证实,人编造谎言比说真话需要耗费更多的脑力。让犯罪嫌疑人将交代的“事实”按照倒叙的方式重复一遍,说谎者会显得非常紧张且错误百出。

传统的测谎研究中,警方能通过嫌疑人的部分外在表现来判断是否在说谎,如说谎者会在椅子上坐立不安,说话结结巴巴以及不敢正视调查人员目光等。然而,惯犯们逐渐掌握了应对警方的方法,所以传统的测谎方式渐渐失效。而倒叙事件的方式增加了说谎者的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让狐狸尾巴显出原形。

研究人员维杰指出:“说谎时需要人耗费更多的脑力劳动。但在传统的测谎过程中,说谎者不一定会显得紧张。而在倒叙事件的过程中,说谎者和说真话的人表现出的状态就明显不同了。和说真话的人不一样,说谎者在叙述时会严格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所以一旦让他们倒叙,他们就有些束手无策了。”

蒋黎黎 @ http://tech.tom.com/2007-06-08/06NF/29684454.html

Jul
14

在我的心理咨询个案中,常有来询的家长朋友跟我讨论孩子的口吃问题。他们是那样地关切、担忧。因为一旦孩子有了口吃的毛病,对其心理发展的不良影响是很大的。口吃给孩子的人际交往带来直接的不便,容易使孩子形成孤独、退缩、羞怯和自卑的不良人格特点。而这些又往往反过来加剧孩子的口吃。其实,口吃极少是因为发音器官的器质性原因,而大都是“心病”。 如果您的孩子患了口吃,如下的心理矫正技术会使您感到前景乐观。

正确示范法 您用一种和蔼温柔的表情和态度,从容不迫地说出一句话,让孩子跟着学一遍。孩子开始如果讲不好,切忌急躁,应耐心引导。孩子稍有进步,马上赞扬鼓励:“对,就这样慢慢讲,你看,比昨天又进步了。”

唱歌朗读法 口吃的孩子唱歌或朗读课文时并不口吃。这是因为这种语言活动中的节奏感使然。您可以有意识地和孩子一同唱歌、背课文、说儿歌,使其掌握语言的节奏。再进一步引导他以读课文的节奏来说话,一点点地过渡。

缓慢对话法 平时孩子跟您谈话时,让他慢慢讲,特别是开头第一句,甚至头一个字,更要慢而再慢。您应极耐心地倾听,不要忙于插话,不要用插话代替孩子要说的话。孩子说完话时,过一两秒,您再做反应,用慢节奏回答孩子,并尽量用孩子刚才用过的词语。在您跟孩子这样有意识地对话时,最重要的是要尽量显示您对他的爱。

节拍训练法 孩子说容易结巴的语句时,您可以打拍子,打一拍说一个字,一字一字慢说。也可以利用音乐节拍伴奏练习。这样的节拍训练往往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等这些语句被突破,说起来不再困难了,也就用不着节拍了。

角色扮演法 口吃的孩子说话时还有一种情况往往不口吃,那就是在他不大留意自己讲话的时候,或是自言自语的时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他不大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因此,您可以让孩子借游戏之机,扮演某一角色,使他感到不是自己在说话,而是“角色”在说话。经常扮演角色说话,孩子也就忘掉了自己的“口吃”,而后,再逐渐地迁移到日常用语中来,口吃也就得到了矫正。

在施用上述矫正技术过程中,您再鼓励孩子多参加活动,多接触伙伴,增强自信,去掉自

口吃“标签”不可轻易贴

孩子说话有一种情况无需矫正。那就是孩子风风火火、急急忙忙中跟大人说起话来,特别快的节奏,中间就有了几个“结巴”。这是孩子们的特点,说不上口吃。就是成人,几乎每个人都有“结巴”的时候。这可以叫暂时性结巴,在孩子2~5岁整个学说话的阶段都会出现暂时性结巴,这与那种一惯性结巴是两回事。对孩子暂时性结巴,可以不去管它。千万不要轻率地给孩子贴“口吃”的标签。因为这样真会把孩子的暂时性结巴,引到习惯性结巴上去,而成为真正的口吃。

孩子学说话,家长要“三不”

一是不嘲笑。“唉哟,好几岁了,话都说不好哟!”这类话绝不该出自家长之口,因为它会挫伤孩子学话的积极性。二是不阻止。“别说了,吵人!”这种话将使孩子不愿意或不敢多讲话,对孩子语言的发展无疑是一种打击。三是不催促。“别急,慢慢说。”这是最佳策略,而着急地催促,势必“欲速则不达”,让孩子反而容易结巴。

马志国 @ http://news.sina.com.cn/h/2007-06-30/171313346427.shtml

Jul
13

普遍人认为,一个人性格越开放,越容易拈花惹草;相反,性格越酷,就越难找到性伴侣。然而,事实又是不是这样呢?

近日,美国一群心理学家就为我们揭开这个谜。在实验中,这群心理学家找了210位成年人,先选择他们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为他们做性格分析;然后,再细问他们性伴侣的数目,最后得出结果——那些比较“花”的人,通常支配欲都比较强。

这很正常。但奇怪的是,性格越爱理不理,最喜欢耍酷的那一群人,性伴侣比一般所谓性格开朗主动的人要多,为什么?原来,据心理学家分析,支配欲强的人,因为更易操控伴侣,自然有权要求或祈求与对方发生性行为,至于那群冷漠人士,因为潜意识担心被现有伴侣抛弃,从而要透过和多位性伴侣性交,平衡心理,所以性方面特别主动,而且他们有种不温不火的性格,尤其吸引异性。所以,有心理学家建议,各位假如已有“目标”又尚未行动,不妨扮酷,不一定要事事迎合对方,说不定他会主动上钓呢!

关莹 @ http://fashion.people.com.cn/GB/5917116.html

Jul
12

心理学家最近发现,那些童年时代与父亲建立了良好关系的女性趋向于选择与父亲相似度高的伴侣。同时,该项研究还表明,相对来说,与父亲关系不融洽的女性不愿意寻觅长相类似父亲的伴侣。来自英国杜伦大学和两个波兰研究机构的心理学家共同完成了这项研究。研究结果显示,那些曾经是“父亲乖乖女”的女性在选择伴侣的时候,对与自己父亲长相类似的人情有独钟。这项研究得到了英国经济社会研究理事会和英国皇家学会的支持,科学家希望这项研究能给人们一些启发,帮助人们选择伴侣,并考察父亲(或母亲)在此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这是近来才被研究人员确认的一个被动因素。

研究不仅强调了家长关系对子女选择伴侣的重要性,同时启发研究人员进一步开展相关领域——如进化生物学、生育、遗传学和心理学——的研究,并为之提供潜在的参考资料。

研究小组重点研究了双亲性别铭刻的迹象,他们运用面部测量法详细介绍了父亲的面部特征是如何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女儿根据男性的面部特征来选择自己另一半的。

杜伦大学的Lynda Boothroyd博士解释说:“研究结果充分证明,女儿与父亲的亲密程度直接影响到女儿的择偶标准。”他还说,“人类大脑并不是简单地以周围的人为参照物建立一个有着理想相貌的原型,而是基于对自己有情感上的正面支持的男性,而在大脑中建立一个与之相貌类似的模型作为理想对象。因此,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童年时代受到父亲来自情感上的正面支持越多的女性,所选择的丈夫与父亲的相似度就越高。”

研究人员在7月份出版的《进化与人类行为》杂志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

群芳 @ http://tech.sina.com.cn/d/2007-06-28/09071587502.shtml

Jul
11

美国一位心理学家在新书中论证说,你在职场中是获得成功还是失败与你拥有一位什么样的父亲有关。

据路透社5月13日报道,美国临床心理学家斯蒂芬-波尔特撰写的这本名为《父亲的因素》的新书。他在书中列举了能对子女的职业生涯产生重要影响的5种类型的父亲——功成名就型、定时炸弹型、心态消极型、漫不经心型和富有同情心或导师型。

波尔特在书中写道,定时炸弹型的父亲是指那些常常在家中突然大发脾气、暴跳如雷的父亲们。拥有这种父亲的人通常会在职场中察言观色,知道如何去摸清周围人的脾气和心情。这些人往往能胜任人事经理或谈判代表等职位。但拥有定时炸弹型父亲的人也会在职场中缺少安全感或对他人不信任。

而即便是漫不经心型的父亲也能影响到自己孩子的在职场的发展,因为他们总是对孩子灌输在工作中回避困难和放弃挑战的思想。但这种父亲的孩子由于对父亲的逆反心理往往会在工作中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成为完全不同于他们父亲的一类人。他们通常还会对自己的领导产生不满以至于自己创业当老板。

波尔特指出,不同类型的父亲可以对自己的孩子在工作中产生不同的影响,影响他们是否能与同事相处好,是否具备创业精神,是否为工作担忧过多,是否玩命的工作,以及是否能够成为老板等。 波尔特说:“我已经看见过很多人在职场奋斗中撞上了玻璃天花板(一种看似没有却实际上挡在上方的障碍)或水泥墙,这就是我所谓的父亲的因素。你的父亲在你的生活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这是个不可知的变化因素,但它必定会对我们产生重要影响,因为我们都是为人儿女的人。”

波尔特还指出:“许多人会说‘我从不了解我的父亲’,其实,你了解你母亲对他的怨气,你对他的愤怒,你认为他是一个失败者。所以请相信我,你是了解自己父亲的。”他认为:“父亲对一个人在职场的影响绝对像一个保守得很好的秘密,它还未被大多数人发现。”

同时,哈佛医学院下属的麦可里恩医院男性中心的心理学教授兼主任威廉·波兰克也表示:“大量的研究结果证实,父母通过家庭生活不仅影响到孩子的个性,也影响了孩子在社会交往中的为人处事能力。而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父亲在他们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能反映在他们在职场中与领导的关系中。”

中国人力资源网 @ http://info.china.alibaba.com/news/detail/v5003013-d1000316412.html

Jul
10

一个多世纪以来,心理学研究者一直试图找到构成人们性格的“原始材料”。

大多数心理学研究者不理会第一人称的解释——人们自己讲述的人生故事。毕竟故事总是故事,人们在不同场合,对不同人说的人生故事可能是完全不同的。

不过10年来,一些心理学家说,人们对自己人生故事的讲述也应该包括在对他们性格的描述中。最近一系列的新发现正在帮助这些心理学家证实这一点。

人们的自述影响行为

已有研究发现,慷慨大方、有公益意识的人虽然可能社会背景不同,但他们讲述自己人生故事却有一种相似的特征。同样,那些通过心理治疗摆脱心理疾病烦恼的人也有差不多的讲述方式。

“当我们最初开始研究人们的人生故事时,大家都认为是没用的好奇心,”美国西北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丹·麦克亚当斯说,“我们发现,人的这些自述每时每刻引导他的行为,不仅影响到他如何看待过去,还影响到如何在未来看待自己。”

研究者已经发现,人类的大脑对叙述性的构造具有一种天然亲和力。人们如果在一个故事的环境里碰到实际情况,要比用列表方式记得更加精确。如果法律论证用一个故事的形式出现,人们就会觉得比单纯的判例更让人信服。

不同人的故事反映不同性格

当实验参与者讲述人生故事时,心理学研究者录音和记录下这些故事。

研究者分析发现,人们现在生活的内容和他们的人生故事之间有着强烈的交叉关系。那些存在情绪问题的人总拥有美好的记忆,但是那些记忆中的场面通常含有灰色的地方。比如婚礼本来是十分完美的,但是伴郎因为喝醉突然倒在地上。每一个这样的故事结尾,似乎总有这么一点遗憾。

不同的是,那些在公益意识测试中得分很高,乐善好施的人,往往用相反的顺序看待自己生命中的许多事情,总是苦尽甘来。他们也许在六年级的时候考试不及格,但是遇到了好老师,在七年级的时候成绩变得很好。

每个人讲述的故事本身各不相同,不过关键是,叙述的话题总会对他们的行为有影响。麦克亚当斯说:“当涉及重大选择时——我应该和这人结婚吗?我应该接受这份工作吗?——人们会暗暗地借鉴这些故事,不论他们觉得有用还是没用。”

自述让人感到自身力量

从定义上说,任何一个人生故事都是一种对往事的重构。然而,研究显示,人生故事既不是一成不变,也不是变化无常的。它只会随着时间逐渐改变,和有意义的人生事件紧密相连。

美国西北大学的心理学研究者乔纳森·阿德勒发现,人们对自己接受谈话心理疗法体验的描述能够表明他们心理康复的情况。

阿德勒意识到,实际上那些已经康复的心理病人关于自己人生经历的讲述都是类似的。他们在幸福感测试中的得分也最高。

那些在研究中幸福感得分较低的人更可能把自己的情绪和行为问题看作自己性格的一部份。

阿德勒说,这些发现表明,在有效果的时候,谈话心理疗法让感觉无助的人们体会到自己的力量,继而改变他们叙述的人生故事。

第三人称更舒服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些人生故事是如何构筑在显示时间里的,研究者最近探索人们对最近经历的回忆方式。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人们在回忆时采访的角度——是第一人称方式,还是像看电影那样的第三人称方式。

2005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者测量参与实验的学生怎样对坏的记忆作出反应。不论是一次争执还是一次失败的考试,这些记忆都是用第三人称回忆的。调查者们发现,和第一人称相比,用第三人称的方式回忆不好的往事明显不那么让人不舒服。

研究的作者克洛斯说:“我们的实验表示,用第三人称的方式把和自己的距离拉开,允许你重新体会过去的经历,集中注意力于为什么你会感觉不舒服,而不是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记忆和自述

所有上述发现都显示,人们重新找回记忆的方式,会一天又一天地加深和重塑他们的人生故事。这一过程日复一日,人生故事又会回过来给这些场面添加色彩。

尼克·韦斯特斯瑞德是一名加拿大大学生。他说,在最终清楚自己是一名男同性恋者后,他能够带更多的同情心重新解读自己的许多痛苦记忆。他20岁时错误看待了和一个朋友的关系。他的那个朋友不是同性恋者。他现在把那段关系的结束既看作是一个痛苦的教训,可看作自述的一部分。他说:“我想,如果我表明自己是一个同性恋者,可能就不会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他也可能不会。”

探究不同的叙述方式

心理学家已经向人们展示,解读记忆可以通过哪些途径改变人将来的行为。在2005年公开的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让大学生回忆最让他们感觉窘迫的时候。这些大学生往往形容自己在中学的时候不怎么会和别人交往。他们中的一半用第一人称的方式重新想象自己往日的屈辱,另一半用的是第三人称的方式。

角度不同结果也不同

实验的结果产生了两种明显的不同。用第三人称讲述的大学生对自己的评价是,他们和中学时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而在那些用第一人称讲述的大学生中,能对自己有这样评价的要少很多。研究者提示说,第三人称的角度让大学生反省自己人际交往上的缺陷,因此能取得更多心理上的进步。

而且他们的行为也发生了改变。完成心理问卷后,每一名研究的参与者都在等候室里和另外一名学生一起呆上一会儿。他会以为另外那名学生也在参加同样的心理学研究。实际上那名学生却是为研究小组工作的,他秘密记录下和研究参与者的谈话。这名“双重间谍”一点也不知道参加研究的学生先前是用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讲述自己在中学里的遭遇。

录音显示,用第三人称讲述的学生要比其他参与研究的学生会交际得多。“在觉得自己已经改变很多后,他们更有可能主动和别人交谈,”美国俄亥俄州大学的心理学家丽莎·利比说。她还说道:“我们认为,在感觉你已经有了改变之后,你会觉得,‘哇,我真的有了进步,’而且这会让你有劲头。”

影响以后的行为

利比博士和其他人还发现,用第三人称方式描述将来的行为可能也会影响人以后会做的事。

至于这些研究成果是否和不断改善自我,比如坚持一种饮食方式或者获得学位、看完一本小说有联系,目前还不知道。同样,专家们说,他们还不清楚用第三人称描述的方式是否对某些人、某些记忆比对另外一些人或者记忆更加有作用。此外,还没有人知道,那些根本性的性格特征,比如神经质或者外向性格,会如何塑造人们对自己一生的自述。

不过这项新研究还是取得了从前未有的成果:说一个有条理的故事。一个人把自己看作在一部电影或者戏剧里演出并不仅仅是幻想。对于人们怎样知道自己是谁,怎样知道自己可能变成什么样,这都是非常根本的。

严洁 @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5814310.html